2011年8月1日 星期一

痛 嬸嬸的信

老人家總是會訢說一點老人病, 子女大了成家位室, 逗弄兒孫, 為了這些操心!

妳說唐姊弟妹們都工作很忙, 有點擔心及痛心, 這是一種家庭樂, 有心愛的人圍繞在生活中, 操心裏有愛!

但妳最後結語: 無論生活怎樣痛苦, 都要活下去!... 都希望妳這樣!

但妳知我被家裏的豬狗人渣迫到 2個星期沒說過一句話嗎? 試過哭到不許自己哭, 隨後三年不懂哭, 六年不懂笑

甚至失去正常語言能力!...





現在都隨時被打被掘嗎? 吃晚飯都被大哥眉絲細眼目光非禮嗎?

這我當然避之則吉, 反抗又只是招到屈辱! 沒人幫我...

兩個變態的姊姊, 送妳什麼甜言話語了! 賤狗男又很親切派什麼禮金了嗎?

你們的之間的聯絡我從沒被知會的份兒, 他們都圍隴一起... 你就是沒和我保持聯絡...

知我什麼痛苦??? 停下來, 懶了嗎? 了解得到我多難受麼!!!???

誰人該得這一池死水的生活??

你比我年長, 經曆年月多, 但我不是你眼中的丫頭!

知道你們生活一切如常就好, 一點心意領受了!

我想爬起來, 得到技撐, 不是教訓的說話!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